【翻译】Into a Room Where It's Nine In the Afternoon

Into a Room Where It's Nine In the Afternoon

by kyrene

原文 http://download.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2991

大家知道这篇东西被我分成好几段译的吧?所以有前文什么的~译了那么久才刚过半……心塞塞啊……瞥了一眼后面,标签大概要改了,我分不清攻受啦!让一个可逆不可拆的人来标标签实在是……我不懂啊……


+++


“好吧。”阿瑟蛮爽快地答应了。说这些他也不是很舒服。尽管他确实感觉对伊姆斯的内心有新的了解。现在他知道他可以让伊姆斯比平常更诚实地回答……

 

嗯,那值得考虑一下。至少到那些混合物的影响结束之前。

 

一方面来说,现在问伊姆斯私人问题,是故意占他便宜,那很卑鄙。但是另一方面来说,好吧,阿瑟什么时候能再有个像这样的机会啊?

 

伊姆斯安静了,阿瑟知道自己要找个新话题,但是他什么都想不出来。

 

伊姆斯伸出舌头用恼人的速度舔了舔下唇,他看着,被迷住了。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舔得快点,烦恼的就该是伊姆斯了。

 

阿瑟屏住呼吸,突然发现自己不仅一直盯着伊姆斯,还有股热气从体内升起聚到腹股沟。但更糟糕的是,他想到通过增强的感觉,伊姆斯可以闻到阿瑟起反应了。

 

Oh,shit!是下意识的念头。很快,为了让伊姆斯分心,并遏制背叛了自己的欲望,尽管他很绝望,但还记得放轻了声音说:

 

“你可以告诉我是什么感觉吗?”

 

伊姆斯眉头皱了起来,然后他的粉色的尖尖的舌头又舔了下他丰润的上唇。阿瑟以前没看过像伊姆斯这样的嘴唇。没在现实中见过,没在电影里,也没在色情片里。面对这他还怎么保持纯洁的心啊?

 

他移开眼睛,往下看……那没有好很多。阿瑟的眼睛已经适应房间的黑暗了,窗帘边透出的亮光足够他看清楚。

 

伊姆斯的脖子靠着后面的枕头,脸朝着阿瑟。柔软的枕头被他诱人的锁骨压出一道迷人的凹痕。他穿着的打底衫很旧,而且看起来很软,紧紧地裹着他雕塑般的胸膛和腹部。阿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经常在共享梦境中工作的小偷、赌徒会有那么健美的身材,充满力量的体格,但他还是很喜欢眼前的景色。

 

上帝啊。

 

好吧,公平来说,阿瑟会为了身体健康去锻炼,为什么伊姆斯不应该这样做呢。既然科布已经在蒙巴萨证明了,从那些雇佣的暴徒手里逃脱,和找到、打开目标保险箱挖掘出他们的秘密一样重要。他们的工作场所经常是别人的梦境,不意味着他们的犯罪不会偶尔造成真实世界的后果嘛。

 

“感觉起来……”伊姆斯直了直身子,只是一丁点,然后稍微不那么像低语了:“像是一切。我感觉到……一切……我没法……抱歉,阿瑟,我没法用语言表达。”

 

“没关系。”阿瑟很快安慰他。看到伊姆斯这样挣扎,应该可以压制住他的欲望的,可惜并没有。这让他更讨厌自己一点了,尽管平时他觉得自己身心都挺健康的。他想握住伊姆斯的手,让他感觉到实在的支持和慰藉,但是他不敢。“况且,你让说话,不是催说话。我只是……嗯,好奇。”

 

伊姆斯又轻轻笑了,闭着嘴,他的嘴唇那么丰润,就算这样撑着也不会让它们变薄……完全不会。阿瑟挺确定他之前从没有想用自己的嘴唇压着那片嘴唇,但现在他想了。很想,没办法拒绝。

 

“你不是一定要照着做的,你知道。”伊姆斯说。他的声音大了一点。阿瑟希望这意味着混合剂的作用减退了,就像尤瑟夫说的一样,比阿瑟想的要快些。向下瞥了眼,他发现他们的手指碰到一起了,很轻,他的手掌心向下放在床垫上,伊姆斯的掌心向上。“那就跟我说话。尽管我真的很喜欢,比你知道的更喜欢。”

 

“好吧。”阿瑟若有所思地说,感受着指关节轻微的压力,想着伊姆斯对此的感觉会是怎样,仔细想着这个男人没可能感觉不到这触碰:“我可以想象。不像某个人传播的下流言论,我还是有想象力的。”

 

伊姆斯真的吃吃笑了起来,尽管只是很轻的声音,他的眼睛微微张开了些。阿瑟可以透过金沙色的眼睫毛看到扩大了的瞳孔边缘,但是伊姆斯没有立刻就合上眼睑,所以他应该还行……

 

“我想那些药正在消退。”阿瑟说,大胆地说大声了一点,小心地控制着和伊姆斯最后说的那句话声量相同。

 

“对。每次有人讲话没那么强烈感觉皮肤都要松脱了。每次动起来不像肉被针刺,呼吸不会感觉肺像充满尘了。”

 

阿瑟挑起眉毛,他发现自己又笑了:“你说你没法形容出那些感觉。”他装出嘲弄的样子,说:“你刚才形容得很好啊。”

 

“第七号微笑。”伊姆斯的声音透着惊奇,他的手抽搐般动了一下落在阿瑟的手上,就像是个意外。

 

阿瑟立刻就不笑了,但是他打算继续保持愉快的表情,因为他不完全是个混蛋:“就在那儿,看到了吗?你最终没有错过它。”

 

“公平交易。”伊姆斯用气声说,这让阿瑟迷惑了一下,然后他继续说:“问我一些尴尬事情的最后机会,趁我还受药物影响。”他听起来很犹豫,很开心,提出了这个点子。

 

阿瑟几乎又要笑了。他没有,但是他可以感觉到他的眼睛都弯起来了,就像他已经笑了一样。

 

“可能我更愿意用下我的想象力。”他喃喃,把手移到伊姆斯的手下面,这样他可以扣住对方的手指。

 

伊姆斯的身躯挨着他的,所以尽管他们都在乐观地说着,尽管那些药的确放松了对伊姆斯的控制,他还是清楚意识到伊姆斯完全恢复还需要段时间。他的状态可能不再那么脆弱,但是短时间内他也下不了阿瑟的床。

 

“你不会去哪里吧?”伊姆斯问,尽量轻声说。伊姆斯的指腹有老茧但还是光滑的,不粗。他的脸仍然对着阿瑟,但是眼睛又闭起来了。

 

“我要去哪?”阿瑟能感觉到伊姆斯话语里想隐藏起来的需索:“这是我的房间。”

 

“就……别……不要,不要回……到……椅子上?”伊姆斯还是说出来了。他以前隐藏得很好,但现在他沦陷得很快。阿瑟皱起眉,思考这是不是混合物的另一个影响。

 

“我不会动的。”他爽快地告诉伊姆斯,十分友好地说。“很快会好了。睡吧,伊姆斯先生(go to sleep, Mr Eames)。”

 

他以为会得到个充满活力的回应,但伊姆斯只是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然后就沉浸在自己的思路里,又靠到背后的枕头去了。他很快就睡着了,阿瑟几乎以为他已经昏迷了……但他还是觉得那只是睡眠,尽管那是药物导致的,而且是不自然。

 

他不是担心,真的。只是……有点在意

 

尤瑟夫发信息来确定——他正带着解毒剂往酒店赶——阿瑟回复他,告诉他伊姆斯在他的房间,把房间号发了给他,他坐好等着,直到尤瑟夫的脚步声在门外走廊响起。

 

然而他只是坐在那儿,握住伊姆斯的手,看着他睡觉。他告诉自己这只是因为伊姆斯这样要求……但是诚实点来讲他向自己承认,他可能无论如何都会这样做。

 

+++


评论
热度(3)
© 静鸡鸡既长颈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