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Into a Room Where It's Nine In the Afternoon

Into a Room Where It's Nine In the Afternoon

by kyrene

原文 http://download.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2991


出去旅游了一下觉得没有翻译有点罪恶感,但是看的人也不多嘛~所以……更新啦~


+++

 

“很有可能。”阿瑟承认道,伊姆斯感觉到阿瑟的手靠近自己的手时空气的流动,还有从阿瑟的皮肤传到他身上的身体的热量。那让他的手臂起了鸡皮疙瘩。他可以感觉到每根汗毛都竖起来了,但是身体还是比较乐意把这归结为愉快而不是不舒服。

 

这句话里透着温柔,尽管是嘶嘶气声说出来的。即使感觉阿瑟的气恼都撤退到他的黑暗小世界的中心去了,伊姆斯自己却皱起眉:“你现在在笑吗?”他需要知道。

 

过了很久,他的心脏高速跳动着,想着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如果他惹阿瑟生气了,如果这个男人现在离开他让他自己呆着……尽管这其实是阿瑟的房间,现在他才想起来。

 

“可能吧。”阿瑟最后承认了,他听起来没有生气,至少以伊姆斯听到的低语来说是这样。

 

“真希望我能看见。”伊姆斯在反应过来前轻声说。他会愿意试一下,不顾一切地睁开眼睛,但是他很确定,在自己提到的瞬间阿瑟已经没有笑了。

 

“什么?”

 

“那会是第七号微笑,但是我错过了。”很明显混合物的副作用就是没法制止自己。他一定要告诉尤瑟夫……就在他因为把他搞成这样掐死那个药剂师之后。

 

好吧,如果阿瑟不先把伊姆斯掐死的话。

 

“你记着我对你笑了多少次?”阿瑟不知怎的尽管声音还是那么轻而且镇定,但成功传达了他的怀疑。

 

如果退后不会让他晕眩同时全身像被刺的话,伊姆斯会那样做。他回答的时候,嘴还是不受控制的。

 

“我倒希望是。那些只是我看到你笑的次数,darling。你只对我笑过一次;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

 

“然后我就知道你是怎样的人了。”阿瑟回答,听上去似乎被什么分心了。

 

这次伊姆斯退后了,精神上肉体上都是。他想过很多次这样的事,私底下,自己想,但是听到阿瑟像这样出来……好吧,可能只是因为他现在处于超级敏感的状态,但是伊姆斯几乎感觉到那些字生理上伤到他了。

 

“伊姆斯,不是的。我不是认真的。”阿瑟喃喃低语,他听上去有点紧张,有点后悔,他复杂的气味靠前了,而且身体的热量绕了过来。伊姆斯想知道他脸上是什么表情,痛恨自己没法看不见,更痛恨他现在的脆弱。希望在他把头转到另一边的时候不会感觉整个脑袋都要从脖子甩出来。“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阿瑟强调。

 

“你不用逗我开心。”尽管说出每个词都让他的嘴唇刺痛,他还是说了:“我们都知道那是真的。”

 

“但它不是。”阿瑟争辩。伊姆斯把那归结为意料之外的友好和强烈的同情,他想,冲着阿瑟为了平复他的心情而努力他就该高兴了。“伊姆斯,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倒希望你没有听说话。”伊姆斯喃喃,他说得越多,说话就越容易。尽管每个字都笨拙地先被他的舌头拦截,然后跌跌撞撞地通过他的牙齿和嘴唇才被说出口:“我们可以把这些都归到那些药身上吗?”他惆怅地问。

 

阿瑟安静了,伊姆斯感觉胃都紧张地扭曲起来。那,至少,感觉没有比平时更糟。可能因为他内脏都藏得够深,那些药还没影响到它们。

 

“是那些混合剂让你更愿意说出自己的想法吗?”阿瑟最后问,他听起来真的很好奇,至少伊姆斯没睁开眼睛听起来就是这样。他听起来不像皱着眉,伊姆斯想。他希望。

 

“一定是。”

 

“你知道我不怎么笑,大体而言。”

 

伊姆斯又退后了,尽管全身的皮肤都紧绷起来。他把舌头抵在下牙床,想稳住自己,让自己有时间想一想。他想告诉阿瑟他应该多笑,大体而言。他愿意做任何事,只要那能让阿瑟的脸上有笑容。他想告诉阿瑟当他笑的时候他有多美。而那,那告白会是灾难性的 。

 

“我们可以换个话题吗?”他要求,很清楚那听起来非常可怜。

 

然而他没办法改变。


tbc

评论
热度(10)
© 静鸡鸡既长颈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