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Into a Room Where It's Nine In the Afternoon

Into a Room Where It's Nine In the Afternoon

by kyrene

原文 http://download.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2991


翻着翻着发现原来是很害羞的老湿,然后老湿视角看阿瑟很攻啊man爆了。


+++


增强清晰度,尤瑟夫是这样形容它的。提高感受能力。伊姆斯个人觉得肉中刺都不足以形容,那根刺还在里面戳了好几圈。

 

实际上,也不是说感觉都是不好的。有点像嗑了药一样,同时又完全不像。当他不动,旁边又黑又安静,周围的世界没有冲着他的头大喊大叫,击打着他全身的皮肤,那还是可以说是……愉快的。

 

不是说他很高兴他被淋到,不是说当这种感觉结束之后他会不开心。他有一堆要向尤瑟夫抱怨的,但要等到他自己的声音不会像要把他的皮肤从身体上刮下来一样的时候。

 

在仓库时,他们把他弄到卫生间之后就没有那么糟糕了。在他的感官不再让他晕头转向,以为身边所有都是威胁之后,他发现这样还是有点好处的。

 

尤瑟夫是温暖安心的,在他身边保持安静,保护着他。他的手挡住伊姆斯的眼睛,没碰到他的皮肤,但是他掌心的温度在伊姆斯的眼睑上几乎有真实重量一样。有那么强的感觉,伊姆斯差不多可以发誓他感觉到那个重量,尽管他很清楚尤瑟夫对身体上的接触很小心。这很合理。

 

不过尤瑟夫身体的热量,他确实的存在,对张皇失措的伊姆斯是一种安慰。他闻到肉桂的味道还有Somnacin……那一刻伊姆斯才发现他可以分辨出后者的味道。尤瑟夫的味道还有其他很多层;男性的麝香味,Ivory的香皂,一些可能是出于焦虑的新鲜汗味。但是在伊姆斯可以开始分类它们的时候,阿瑟到了,尤瑟夫把伊姆斯单独留在卫生间里,他要去向阿瑟认罪,请求前哨的帮助。

 

至少,伊姆斯假定那是尤瑟夫做的。阿瑟接管了他,而且把他拽到了阿瑟自己的酒店房间这件事可以佐证。

 

感觉他自己在卫生间呆了很久,等着,但是他发现客观来说这并没有那么久。可能他嗑的混合剂不仅仅让他的感觉增强到了极限,还让时间都过得慢了。或者可能只是因为他感受着那么多,以至于每一分钟都像走得更慢了。客观来讲,伊姆斯知道这预示着尤瑟夫的镇静剂快要完成了……但同时他被扔去面对后果。

 

他坐在那里,小心地呼吸着,感觉在肺部吸气和呼气时肋骨受到的压力。他可以闻到他们在卫生间用的各种清洁剂,还有尽管用了它们,还是生存在底下的霉菌的触感。他觉得有点恶心,所以他把精力集中在记住尤瑟夫皮肤的味道,回想香茅的香气还有阿丽身上女性的汗味,还有当阿瑟站在开着的门前瞬间传来的气味。

 

那不能说明什么。意料之外,因为伊姆斯知道阿瑟打算在外面待一天,搞搞监视之类的。阿丽一定是把他叫回来了。

 

现在他在前哨的酒店房间里。他立刻就知道了,尽管他的眼睛紧闭着,格局、床都跟他自己的没什么不一样。但就因为他眼睛闭着,他能更专注于其它感觉,这个房间闻起来就是阿瑟,没可能是别人。

 

伊姆斯几乎可以把所有注意力都转移到前哨的气味那里,比之前卫生间那一刹更完全地熟识它。他被它包围着,尽管他已经感觉不到阿瑟身体的热量——他可以听到阿瑟呼吸,所以他知道他还在房间里,不过站得有点远——他感觉被安定的拥抱包裹着。

 

尤瑟夫是温暖刺激的香气,他丰富的气味让人想起肯亚。阿丽的味道是强大又小女生的,就像她的性格一样。实际上,伊姆斯感觉到有点奇怪,从她的味道就那么亲密地知晓她是怎样的一个人。他现在知道她用哪种止汗剂,还有很确定他用留兰香的牙膏和一种柑橘类水果味道的洗发香波。这些都是能从一个拥抱就知道的,当然,但他和小阿丽还没到那种地步呢。

 

阿瑟跟他们两个完全不像。他的味道那么干净利落,就像阿丽,但又是温暖而舒缓,就像尤瑟夫。那感觉起来应该是矛盾的,但是就像阿瑟的很多特点,伊姆斯觉得那非常适合。

 

现在,那个气味更加强烈。比只从他身上传来更强,这就是为什么伊姆斯确定他在阿瑟的酒店房间里。

 

伊姆斯感觉有点侵犯别人,坐在那里闻着阿瑟……然而,他还有什么其他可以做的?他不能睁眼,而且不能动。他没办法控制他的感觉。他可以感觉到手背底下羽绒被里羽毛的起伏,膝盖处裤子的伸展,还有他发誓他的皮肤记录着每一个线头。空气撞在他脸上又冷又滑,像一条永远不能达到他身体温度的湿毛巾。他的手腕和脚腕像被针刺一样冷,脉搏就在皮肤下面很近的地方。他的背靠着枕头的地方很热,他可以感觉到他心脏在他胸膛里跳动的每一下,每一口吸进去的空气像薄薄的星尘一样。

 

上帝啊,他如果不集中精神在什么上面他就要疯了。既然阿瑟不跟他说话,他只能专心在他可以感受的感觉上了。他的眼睛闭着——为了他自己好,真的,因为所有东西都有个光圈,繁杂的感觉,而且它们抖着,每次瞥一眼,都让他很惊慌,即使在黑暗中也一样——他现在只剩下嗅觉了。

 

伊姆斯是感官生物,真的,但是他没想过有天他的感觉会提升到这种地步。如果可以不这样,他不会说想再一次变成这样,但是……毕竟该解决的还是要解决嘛。

 

都是尤瑟夫和他没盖好的混合剂害的。他到底为什么要把它放到橱柜里?愤怒让伊姆斯的注意力转移了一会儿,但只是很短一段时间。然后他就又开始了,在阿瑟的房间里,阿瑟的床单上,被那个男人的气味包围。

 

阿瑟,伊姆斯确定,闻起来很好。好吧,那是最简单的形容了。就像阿瑟本人,真实必然是更复杂的。

 

伊姆斯让自己的头再向后靠一点,感觉到床头的木板无法忽视地抵着他的头皮,每条发丝都从毛囊里被拽出来。挪动身体让他感觉要融化了,但他忍下了一个颤抖。

 

他可以闻到阿瑟的发蜡。跟他用的是同一个牌子,有一个瞬间,这让他体内涌动出一种奇妙的感觉。跟阿丽一样,他闻出阿瑟身上的各种日常用品;锐利的止汗剂,薄荷漱口水,味道正在减退的香波和护发素,还有一种他不熟悉的简单的,透着树木味道的古龙水。在那些之下,可以覆盖它们的,他闻到了阿瑟。他干净的皮肤,微弱却浓烈的汗味,他独特的男性麝香味。那带着熟悉的感觉,但暂时还不是。其中一个原因是,阿瑟身上性的味道闻起来比伊姆斯以为会有的更强。

 

或者,好吧,极有可能伊姆斯高度敏感的鼻子闻出他其实是个淫荡肉欲喜欢手淫的人。

 

不过话说回来,面对阿瑟他不也充满肉欲吗。他只是很庆幸那个男人不能读他的心,否则伊姆斯现在很有可能已经被阉了。那算是最轻的惩罚了。

 

不是说伊姆斯没控制过自己。阿瑟看起来似乎很瘦但其实很矫健,肌肉长得很精巧,而且脸很好看。特别是当他没有担心地皱眉或者露出专注的表情的时候。每一次瞥到阿瑟接着PASIV因为Somnacin沉睡,或者当调查不会让他眯眼眯到像科布那样的时候,阿瑟的脸放松而平静,伊姆斯总是为此感到一种不寻常的愉悦。但那很少发生。

 

某天能看到阿瑟不涂发蜡的样子是伊姆斯的心愿。可能是刚冲完澡出来,深色的头发用毛巾擦干,开始变卷。他怀疑如果阿瑟不梳大背头,阿瑟会从具有攻击性的英俊变为用近似于美丽这个词语才能形容。他还想过阿瑟看起来很有可能会像十七岁。最多十九。他不确定这让他不自在还是更兴奋,但是他倾向于后者。

 

阿瑟有那么多方面都吸引着伊姆斯。他斜视的透着怒火的棕色眼睛,只在微笑时出现的酒窝——伊姆斯有个记录,他只能伤心的说他们认识对方那么多年,他只看过阿瑟微笑,真的微笑,一共就六次——那片弓唇……

 

还有其他的,总是有其他的,有些不是身体上的。阿瑟的能力和自信也是难以置信的性感。他的敏捷还有丰富的学识也很吸引人。伊姆斯想就算有人和阿瑟在一起很多年了,和他聊天也永远不会无聊。

 

不是说——不是说伊姆斯想过要跟阿瑟发展长期关系。他怎么可以?他和那个男人几乎不能忍受对方。

 

他们怎么可以?


tbc

评论(4)
热度(9)
© 静鸡鸡既长颈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