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Into a Room Where It's Nine In the Afternoon

Into a Room Where It's Nine In the Afternoon

by kyrene

原文 http://download.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2991

很想尽力保持原文状态,但是原文有点绕,所以意译部分多了起来……暂时翻到的部分他们两个都在对方不知道的情况下痴汉对方,腻到我啦!然后,我分段是按作者分的来的,所以有时长有时短不是我可控的啊~


===


当然,阿瑟把伊姆斯弄回酒店了。因为他是阿瑟,他能完成所有事情;那是他的工作。但那不等于这很容易。因为这的确不是。不过有了目标,他总是会达成的。

 

他明白为什么伊姆斯没穿衬衫了,还有在黑暗的卫生间里没看到的,现在还滑顺地贴着头皮的湿漉漉的头发。尤瑟夫说过有个小容器在伊姆斯头顶打开翻倒了,他们要尽可能地把残留的东西洗掉,而且要尽快,所以他们把他的衬衫和鞋子都脱掉了。阿瑟假定他是幸运的,毕竟伊姆斯还穿着裤子。他希望伊姆斯没有很喜欢那件衬衫,或者他的鞋子和袜子,因为他没打算把那些脏衣物带回去。尽管尤瑟夫已经清洁过它们了,而且向阿瑟保证那些是安全的。

 

如果他一开始就对那些混合剂那么小心该多好。

 

现在伊姆斯的头发正在变干,要竖起来立到奇怪的地方了,或者是遮住他的额头,那里因为闭紧眼睛都显出深深的皱纹了。在仓库卫生间的时候,他的脸是放松的,甚至说是平和的,但是把他带到酒店,他动了起来,看上去像被针扎了一样。

 

阿瑟理解他,尽量快地把他带回去。

 

看到伊姆斯恼怒又无防备其实有点让人着迷。脱到只剩下打底衫,头发一团糟,有些长的还不和谐地落到他的脸颊上。可以看着伊姆斯不用担心被他看回来。看着伊姆斯那么易损,那么依靠阿瑟,感觉很奇怪。他安静,不动,非常专注,尽管那些专注只是对自身的。

 

阿瑟好像有点喜欢伊姆斯这样。那个想法让他觉得自己有点……古怪。或者,更不好的形容是侵略性的。所以他尽可能地平息这些感觉。

 

他觉得尤瑟夫和阿丽想让他把伊姆斯送回伊姆斯自己的酒店房间,但是阿瑟把伊姆斯带回了他自己的房间。他不确定是不是因为他想感觉可以控制全局,还是因为他觉得随意进伊姆斯的房间,似乎是不受邀请就侵入了他人的私人空间。或者可能他只是不想看到伊姆斯作为男人,而不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偶尔讨厌的同事的房间。不想看到地板上一团团的衣服,闻到床单上伊姆斯汗液的味道,看到浴室里湿漉漉的卫生纸……

 

既然伊姆斯眼睛都睁不开,他不会看到一丁点阿瑟的房间。

 

酒店有厚厚的窗帘,他们进来之前已经拉上了,阿瑟没有开灯。他在自己眼睛适应之前就已经把伊姆斯带到床上,因为他的房间很整洁,他很确定从门到床这一段很安全。唯一弄乱的地方是床上,因为阿瑟没让人来收拾他的房间——不是多疑,只是谨慎——他不认为早上整理床铺有什么意义,毕竟他晚上还是要弄乱的。

 

阿瑟把几个枕头拿过来,放在床头,让伊姆斯可以小心地靠着它们。

 

然后他停了一会,深呼吸了一下,想想他们是怎么到这一步的。

 

“为了这个我要想办法惩罚尤瑟夫。”他轻声说,比较像自言自语。但是伊姆斯的唇角向上翘起,他应该听清阿瑟说的话了,尽管阿瑟在说之前已经离开床走远了几步。

 

天啊,这个男人的感觉真的加强了。阿瑟牢记要小心一点。他在监视的时候,已经把手机调成震动。现在他探身去把酒店电话的插头拔下来。没什么可能会有人不打他的私人电话而打这个电话,但是他觉得还是不要冒险的好。

 

特别是他看到在他拔下插头的时刻,伊姆斯整个身体猛然抽搐了一下。在阴暗的房间里,阿瑟也看到伊姆斯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还咬着下唇。他想问伊姆斯怎样,那些混合剂怎样影响他的感觉,但是他不敢。

 

他只是很小心地坐在床旁边的椅子上,看着伊姆斯。他看上去和他在卫生间的时候基本一样,膝盖立着,手松松地在身体两旁放着,掌心向上。他的头轻轻靠在枕头上,脖子的线条修长平顺。他就像黑暗与肉欲共同描绘出的天使,阿瑟都要希望房间再暗一点,那他就不用看到伊姆斯了。

 

不过那只是个奇怪的念头而已,所以还是把它摆一边,以后再去考虑吧。

 

没有再想,阿瑟脱了鞋子,叹了口气摊在椅子上。尤瑟夫不知道伊姆斯的身体多久才能消耗完那些混合剂,所以如果他没能找到什么补救方法,他们只能等它自己消退。

 

阿瑟有种感觉,那会要等很久。对他和伊姆斯而言都是如此。

 

tbc

评论(2)
热度(5)
© 静鸡鸡既长颈鹿 | Powered by LOFTER